• 周日. 11月 28th, 2021

高分亲情电影 (上)西甲: 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安东尼,一位被抛弃的父亲

adminqw17

11月 25, 2021

  故事的开始——

  独居的父亲安东尼,因恶劣的言语

  撵走第三位保姆安吉拉。

  大女儿安妮,为处理此事来到他家中,

  不得不寻找新的好品性的保姆。

  这次的探望,

  安妮还告知父亲一件对她来讲,

  很重要的事,搬到巴黎,

  跟男友保罗一起生活。

  她把父亲接去她家中居住,

  直到找到新的保姆为止。

  第四位保姆,劳拉的到来,

  似乎令安东尼很是高兴。

  这却没有阻断他病情进一步恶化,

  在再次去拜访医生时被告知。

  男友保罗认定,病人需要治疗,

  而安东尼生病了,

  养老院,或许是他最好的选择。

  影片的开头,安东尼在房子里见到,

  坐在沙发上男护士比尔时,

  暗示着他已经来到养老院。

  后来发生的,

  自始至终都是他记忆中幻想,

  循环往复的记忆碎片。

  那为何又对这一段记忆犹新呢?

  场景一:安东尼的房子

  安妮来到安东尼的房子里,

  他们正聊着保姆安吉拉离开的原因。

  她被安东尼无故的谩骂和羞辱,

  还扬言要殴打她。

  对于这般控诉,他满不在乎。

  他庆幸安吉拉已经离开,

  因为她的人品有问题。

  他已经试探过,怀疑她偷了自己手表,

  并深以为然。

  可不幸,他忘记把手表放在哪儿。

  安妮反倒问他,

  是不是藏在他卧室里盥洗室的那个老地方。

  他更是心生疑虑,那困惑的眼神,

  质问安妮为何知道那个隐蔽的,

  唯有他一人知晓的地方。

  安妮辩称,是她无意间发现。

  他走去卧室,颇为谨慎地关上房门。

  不一会儿,他手上重新戴着手表,

  回到客厅旁的书房里坐下。

  他对自己无理取闹的行为未抱有一丝歉意,

  反而在那儿,沉默不语。

  在他房子里——安东尼快要被抛弃的事实

  安妮发现既然此事已经发生了,

  她想要告诉他另外一件事,

  虽然不止提及一次,她要搬去巴黎的事。

  起初,安东尼话中有些诧异,

  他只记得她上一段婚姻的生活,

  并不是很愉快,

  而且巴黎人也不说英语,

  还是在反复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

  他内心承受不住的是“老鼠要下船了”,

  他被抛弃了的事实。

  所以她不能一直待在他身边,

  如果父亲不能与保姆友好地相处,

  她最终只能将父亲送到——

  养老院,她不忍心说出这个地方。

 西甲积分规则 安东尼站在卧室的窗边,

  看着街道对面安妮离去的背景,

  泄气般坐在床边。

  场景二:安东尼将自己留在这座房子里

  厨房间,安东尼正打开放在柜台上,

  CD机里的音乐,听着旋律,

  泡起一杯热茶。

  当他转过身去,看见餐桌上的购物袋。

  他有几秒钟愣住了,

  似乎不明白为何会有这些,

  仍然如往常一般,整理出里面的东西。

  他直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空袋子,

  无意识将它握成一团,塞进口袋里。

  他一次又一次地会忘却某物,

  且流露着迷惑的神色,

  阿尔茨海默病的症状已经在他身上,

  出现了一些征兆。

  忽然间,他听到关门的响声。

  “谁会闯进他的房子呢?”

  这样巨大的困惑,在他的脑海中冒出,

  随手拿个叉子,慢慢走去客厅。

  他发现是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

  身材瘦长,有些秃头,

  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信件。

  这位先生及时地搭腔,

  解答他内心的疑惑。

  他叫“保罗”,是安妮的丈夫,

  他们结婚有10年之久。

  看着安东尼迷糊的样子,

  还对着他在那儿“胡说八道”,

  只好打电话给安妮,请她尽快回来。

  安东尼对此惊愕极了,

  毕竟,他的印象还停留在,

  前几天,安妮告诉他,去巴黎。

  但是,他很愉快地相信“保罗”的话。

  可以认为西甲积分规则,他是心甘情愿的。

  在他房子里——叫“保罗”与“安妮”的两个人

  前一刻在他意识中,保罗是男友,而非“丈夫”,两者身份转变,或许是他记忆紊乱,身体上病状的反应。

  又或是,他内心深处美好的想象,“安妮即将离他而去”这一念头一直盘踞在他记忆之中,与“抛弃”、“孤独”、“惧怕”,甚至是“仇视”这些词语为伍,他想驱赶明明摆脱不了的沉重与束手无策。

  如果现实发生的一切再也无法满足他的愿望,他会充当一位指挥家的角色,面对着一群为他而演奏的乐手们,奏响一首欢快的曲子。

  此时的他,至少会心情舒畅,而且这一刻,他可以永远保留着“女儿在他身旁”的记忆。

  “保罗”似乎不愿意与他讲话,

  也不相信他说的话。

  如果有事,安妮会亲口告诉他。

  安东尼想要谈起保姆的事,

  可他又忘记她叫劳拉。

  他似乎在迫使“保罗”相信,

  为他聘请保姆,

  或是送他去养老院,都是错误的决定。

  他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坚决不离开他的房子。

  他将安妮这一行为称做愚蠢执念,

  声称这是遗传她妈妈的基因。

  安东尼的行为有些滑稽可笑,

  说话间甚是不可理喻。

  现实中,他确实“力不从心”。

  在“保罗”看来,

  安妮一直在尽力去照顾安东尼,

  这位孤寡老人。

  而且他有必要提醒,这是他与安妮居住的房子,安东尼只是借住于此。

  他似乎受到惊吓,又糊涂了,

  “不是他的房子?”

  “安妮”从外面回来,

  但是,此“安妮”非彼“安妮”,

  他同样地相信自己记忆中的现实。

  还礼貌地对着“安妮”抿嘴一笑,

  想要压制住内心的惴惴不安。

  那么,接下来的对话,

  让他感到了更多的荒唐与不安。

  “安妮”没有丈夫,五年前已经离婚,还有“保罗”也不在这个房间里。

  他在挣扎又矛盾,当现实的记忆一层层剥开他记忆中的现实,本该如此变得不那么确信,他把不确信的事慢慢更改为确定的事。

  然而,又被告知,此前发生的,仍是他记忆中的现实,这些都未曾逃离他的记忆中,还存在在他的记忆中,就像一条行走中的线纠缠不定。

  比如说,油画作品中线条能构成万千种形状,蕴含着绵亘的意义,会呈现出人体的美丑,或是表达某种永恒的观念。

  可是,安东尼眼前这条线,占用他极大的空间,却不断地被撕裂,飘落在地上,传达不出他任何理性的声音,它终会走向无意义,他也最终会失去所有的现实与记忆。

  他走回卧室,看向窗边,

  望见眼前的还是原来的风景,

  但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非常的奇怪。

  “安妮”跟着他身后,走了进来。

  听着他在那儿,喃喃自语,

  听着电话里亲密的语气,是保罗。

  却也只能微笑着,默不作声。

  安慰着他,把药吃了。

  场景三:安妮的房子——真正的安妮

  正打着电话的安妮,提着蓝色购物袋,

  从外头回来了。

  听着电话里亲密的语气,是保罗。

  安妮很高兴,今天要来新的保姆,

  她会把最新进展告知他。

  卧室里,安东尼正玩着报纸上“猜字游戏”,门铃声响了。

  保姆劳拉来了。

  安妮领着她走进客厅,细心解释,

  她父亲有些怪脾气,希望她不要太介怀。

  正说着话,安东尼过来了。

  见到劳拉,他很高兴。

  在她房子里,安东尼狠狠地羞辱她

  又或是说十分地兴奋,

  说起话来伶牙俐齿,既幽默又有魅力。

  还一直在逗笑对方,这似乎成了他的主场。

  他告诉她,他专长是跳踢踏舞,

  还当场表演了一段。

  不过,安妮纠正他的职业,

  他是一位工程师。

  他还想邀请劳拉喝威士忌酒,

  这可是在白日里。

  甚至觉得劳拉举止很熟悉,

  像他的小女儿,露西。

  至此,他们的会面进行得非常顺畅,

  父亲表现得正常,

  安妮内心似乎安定下来。

  然而,当他得知,

  劳拉的工作是“帮助别人”时,

  他内心开始变得扭曲。

  从他嘴里说出“保姆”一词,

  听起来尤其刺耳,

  他认为这是安妮与她男友

  想要独吞他房子而使出的手段。

  恶意的揣摩,强烈的抗议,

  甚至口出狂语,

  要在这个房子里比安妮活得更久。

  久到她死后,在她葬礼上致辞,

  要将她这个“无情的人”公之于世。

  安东尼似乎要把“积怨已久”的话,

  当着那些陌生人的面统统喊出来。

  还定要在这“现实的伤口”上,

  狠狠地去伤害他的女儿。

  似乎只要这样做,

  他自诩拥有着,像头大象般的记忆力,

  就可以保全他那独自美丽的自尊心,

  就可以全力阻止他那,

  已然是老去,

  已然是衰弱,

  已然是迟钝的事实。

  被羞辱的安妮,独自站在那儿,

  默默哭泣着,嘴里不停向劳拉道歉。

  似乎经历过这种场合的劳拉,

  试着安慰她,这一切都会变好的。

  可事实上,会好吗?